青斋呀

太过规律反而乏善可陈?
其实还是我太懒了吧

blake!
cn 青斋 就是我恩
化妆自理
这是团片开可是其余几个小姐姐不玩LOF。。。

当代脆皮鸭文学负面影响里最恶心的一点难道不是肆无忌惮的拿着x18描写吸引眼球吗?
管你都不懂基础生理结构,管你构造了什么时间地点,管你本身(特指同人)人物怎么样
想啪就啪 一夜七次 顶到穿肠烂肚
不得不佩服某些作者基于“平淡无奇”生理结构以及自己大概未来十年也不会经历到的房事的卓越的想象力和以及创造力
三次要被封出九条街的内容在这里光明磊落 exm?
我就亲眼看见某些小作者“嘤嘤嘤我都开车了怎么还没人看呀”
“今天大肉哦”
原谅我想起了之前家里99998898亿存款的玛丽苏小姐,玛丽苏小姐您这么一比逊爆了,家里有钱七彩头发什么了不起,人家作者会卖pg哦
灵肉结合没错啊但你拿来当噱头当吸引眼球的东西?你这是文学作品呢还是陋巷某对xxx现场直播呢?
为什么被封被批 没点ac之间的数吗

有点事 越想越难过 委屈巴巴QwQ
中基 后面58道论述题'做完了
单词 复习+10
听力 梵高 两节 秒杀 两节 口语常规
今天网课是脑图 不资道为什么瞌睡。。。
锻炼塑形三节 格外累哈哈哈
依旧缺了。。伤寒论和经济法
有点头疼 过会回顾一下英语就睡了 晚安

培根真好吃呀
902
伤寒论 +10
语法两节
单词+15
听力 口语40min+
很略的看了看急腹症
中基 藏象选择题整理
没看自考本QwQ
减脂塑形四节
903
藏象 选择加论述前20
语法两节 一本书快做完啦
听力口语40min
没看西医。。
自考本 两节 花了差不多一小时
单词+20
伤寒论+10
减脂塑形六节
再紧凑一点。。

诊断学心电图
伤寒论 20条
英语语法一节 单词复习 很仓促
听力口语打卡
塑形减脂 六节
外科书怕是落在科室了

我觉得我真的。真的 已经很善良了
就那么一句话,我把床分开,那我的床品铺好,打扫干净,然后呢?
我没得什么感想,QQ上说的挺客气,一去就嫌弃地方远楼层高,上来一句“你天天来回走也没见你瘦”
???,关你什么事哦嫌累回小平房住着啊
进了们开了空调给你凉快,你说你定外面套,我去给自己做法
“你还真不会居家啊”
。。
卫生都是我打扫水管下水道都是我掏的厕所也是我刷的我谢谢你啊
“你做的东西你敢吃啊,真是黑暗料理哇”
我自己吃跟你什么关系啊小姐姐?
订了外卖那我的墙纸当垫子,浑身汗津津的就躺了床,饼渣掉一地
我牺牲了我自己空间给你好心做这么多就是为了听你嘴炮的吗?exm?
求求了天赶紧凉快吧我觉得我忍不了多久

【短一发完】实习生 无脑甜 单方性转

已经完全不敢再回想原著了,感觉妇联三的刀子至今没有消化好,妇联四恐怕要捅的更狠,我真的真的觉得铁人要便当掉啊快来打我脸啊啊啊啊啊
这个梗呢....其实来自于我实习自己的经历
弄脏白大褂真的超尴尬,不过我的主任真是太和蔼温和了
所谓脑洞来自于生活觉得性转pp玩一下也不错(bushi)

 

Cp 铁虫

小虫单方面性转

现代普通人AU

斯达克医疗继承人铁 实习医生虫
生理期梗

都接受的往下拉

 

 

 

 

 

 

实习的第一天,彼得 帕克小姐起的非常早。

早到梅姨打着哈欠从卧室往厨房走的时候,她已经在玄关处半蹲着系自己的鞋带准备出发了。

“嘿,嘿,宝贝,我知道你很看重这次实习,但我不能让你空着肚子去工作,何况现在-------”她回过头瞥了一眼表,“现在还不到七点,你时间充裕。”

“梅我可以在路上买到三明治,你知道,皇后区最好吃的,而且第一天早点。。。。。。好吧。”

她摊了摊手,在自己婶婶不容置疑的目光下缴械投降,乖乖脱了系好一半的新百伦。

“很好。”梅姨满意的过来揉了揉她的头发,曾经的小姑娘已经长得和她一般高了。“现在去餐桌等着,我给你做好吃的培根煎蛋。”

 

 

在等待的那么一小会里,彼得再次展开了那份开头称呼她为“尊敬的彼得小姐”的通知单,高档蒙肯纸,简要的官方言辞祝贺她获得了在斯塔克医疗实习的机会,末尾是烫金印刷的TS签名,天知道半个月前她收到这封信时有多么激动,当时奈德--她的好哥们正和她在屋里研究一个复杂的乐高模型,而她被邮递员叫出去,回来时抓着一个大信封,兴奋的全身都在颤抖,打翻了他们一下午的成果和一碟子松饼,狭小的屋子里噼里啪啦一阵扬尘,吓得奈德差点要去打急救电话。

“我不敢相信!我简直不敢相信!”她抓着奈德的肩膀摇晃,力气大的惊人。后者一边努力保持平衡,一边试图安抚她“你可是有纽约大学医学院的学位证书,所以我觉得还挺正常的。”

“三个月呢,好好干,没准你可以留在那。你知道的,斯塔克的诊室。”

奈德发誓听了这句话后的女孩眼睛里闪着星星。

 

现在想想彼得觉得自己当时的反应简直像个疯子,或者是个幼稚的,有机会去偶像见面会的高中小女孩,可是每当意识到自己有了在斯塔克工业实习的机会,就算克制住不去蹦跳几下打翻什么,也控制不住肾上腺素在飞升,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

哦,斯塔克医疗,斯塔克先生

舌尖点过上颚,像是一首音乐。

半个月的时间,她重温了自己几年的课程,厚厚的书本摞了好几摞,一部老版的ipad把斯塔克近几年的演讲播了一遍又一遍,间隙里,她甚至打印了那些斯塔克医疗所重点研发领域的出色论文报告。

她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照片,大礼堂挤着重重叠叠的后脑勺,荧幕上投着托尼斯塔克的名字和照片,而这位行业领军人本人正坐在被学生簇拥的桌子后面,露出一小半侧脸。

那次演讲彼得用借来的录音笔全程录了音,新生的她坐在一个角落里,台上中年人的成熟和自信,以及耀眼的成就让所有年轻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最终当他宣布愿意无条件资助学院关于渐冻人研究课题时,全场的掌声几乎要掀翻屋顶。

“去做吧,”中年人扬起一只手臂“我相信你们所做的一切被指责为愚蠢和不可能的东西,都将是短视者无法触及的未来。”

那么一个瞬间,彼得觉得礼堂都暗了,而托尼 斯达克成为了唯一代表着不可思议和超凡的太阳。

而时隔几年,那张大大的信封轻巧的载起了一颗年轻的心和积攒的憧憬,无限接近那团梦寐以求的光辉。

 

梅的早餐难得的没有搞砸,她狼吞虎咽的扫荡完自己的盘子,又飞快的和自己亲爱的婶婶吻别,跨上了单车,像只雀跃的小鸟一样冲上了街道。

纽约今天阳光很好。

直走1300米,左转两个街口,她已经看得见巨大的S标志了。

开门的时候充足的冷气瞬间蒸发掉了身上一路涌出的汗水,彼得甚至小小的战栗了一下。她身边迅速经过很多人,大都穿着隔离衣,两三个一起用很高深的术语交谈着,行色匆匆。彼得小心的不让自己撞到谁,空间大的让她有些茫然。

大厅正前方摆着一张电子屏幕,她环顾了一下四周走过去,试探着按了一下。

“早上好,请问需要提供什么帮助?”

突如其来的电子音把彼得吓了一跳,她条件反射的缩手,有点尴尬地挠挠头发

“呃,你好,我,我来报道,我叫彼得 ,彼得 帕克,是来实习..”

“好的,彼得小姐,请上三楼,佩玻执行长会安排你。”

面前瞬时投影出了一张笔记本大小的平面图,荧光蓝色的光标转了一下,标注了路线。

“哇这太酷了。。。哦我是说,好的,谢谢你。。呃,智能小姐?”

“我叫星期五,很高兴帮到你,祝你有美好的一天,彼得小姐。”

投影消失了,彼得眨了眨眼睛把自己从高智能AI的震惊里带出来,按着路线一步步找到了办公室。

佩珀小姐是为很和蔼的女士,金发,一身笔挺的三件套职业装,三英寸的高跟鞋显得曲线格外优美,彼得被领着换了隔离衣还有铭牌,简单的听取了一下关于医院的规章制度。

“那么,”她跟在执行长的身后,咽了咽唾沫“请问我是去哪一个科室?”

“斯塔克先生的个人诊室,”佩珀在一扇门前停住,回头对着小女孩难以置信的眼神微笑“你将在三个月里做他的助理医生。”

“那么你准备好了吗?”执行长把手搭上门把手,相当体贴。

彼得对着空气深呼吸了一口,点点头。

“早上好,斯塔克先生,这是实习生彼得小姐。”

“早,早安,先生,我是彼得,呃,彼得帕克。”彼得有点语无伦次,她感到刚换上的隔离衣领口几乎有点发潮了。

“托尼,”办公桌后的人冲她点点头致意“早安,彼得小姐。很高兴你能来。”

“那是你的位置,”托尼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两台联机的电脑,共享的宽大办公桌,还有一模一样的皮质转椅。

今天一定是我的幸运日。

她轻飘飘的坐在转椅上,和崇拜的人隔了不到半米,彼得觉得有点身在云端。

尽管斯达克家族医疗行业是依靠顶尖科技造就医疗器械发家,不过到了托尼斯达克这一辈子,更加注重于临床研究,斯达克的私人诊室在纽约乃至整个北美都享有很高的声誉。

彼得帮助处理预约名单还有辅助做相关的体格检查,开具相关的处方,面前的名字有不少都是在政界或者文艺圈叫得出口的,对面斯塔克先生的语气又快有简洁,手上的动作行云流水,彼得集中精力跟上进程。扎实的专业知识让两人配合的很顺畅。

渐渐的她有了另外一种感觉,和单纯追星般地兴奋不同,她现在不是不起眼的坐在厅堂角落里,也不是一个人废寝忘食的呆在教室里努力的某个学生,而是已经开始在梦想的职业里工作,和自己的崇敬的人一起

差不多算是和斯塔克先生并肩作战了?

她晃了晃神,对面托尼声音抬高叫了一声彼得

“是的,先生。”彼得回过神了,有点慌乱的咬了咬嘴唇。

一上午的预约已经全部处理完了,托尼靠在椅背上,单手撑着下巴,点着鼠标不知道翻阅着什么?

“我看了你提交的渐冻症做的研究报告,很不错,”托尼没看见对面小姑娘一下子坐直了身子,自顾自的说“我记得我资助过纽约大学这个项目,当时你似乎还没在团队里?”

“实际上,我现在也不在。”彼得回答“渐冻症课题开始的时候我刚刚考入学院,但是后来团队人员是一直固定的。”

她看见对面男人挑了挑眉毛“所以这是你一个人完成的?”

“是的,先生,我对这个课题很有兴趣,”彼得有些紧张“那个报告后期有很多疏漏,因为我拿不到新药实验一类的最新成果,所以。。。。”

“我认为你已经做的非常好了,一点也不逊于一个基础团队。”他敲了几下键盘,彼得这边的屏幕显示文件传输。

“近几年我的医疗公司对渐冻症的新药实验数据还有相关的调查回访你可以看一下。”

彼得眼睛一下子亮了,她看着面前提示权限已开放的光标,尽力表现的谦虚平和一点“谢谢您,非常感谢,先生。”

斯塔克先生给我了堪称机密的数据!

斯塔克先生给了我堪称机密的数据!

【恩你说了第二遍了彼得-----N】

【我要在他的诊室工作!三个月!-----PT】

【哦老天你真该看看他下诊断的样子!太帅了!比电视上更年轻!------PT】

【哇哦,看来你今天的惊喜真是不少。】

彼得坐在餐厅的小型桌子前,一手握着叉子一手飞快的打字,不忘把精致的工作餐拍了照发个了推,照片露着自己的剪刀手。还有一行配字:这简直太可口了!和皇后区最好吃的三明治一样赞!

【还有这里的红枣核桃面包太好吃了!比梅做的好吃多了!----PT】

【呵呵,需不需要告诉她?---N】

【不行!不然你就一个人去拼那个死星模型!----PT】

 

“我觉得我没准可以留下,”彼得压低了声音给奈德发语音,喋喋不休“斯塔克先生好像很满意的样子.............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对别的学生也这个样子........可他给了我那么重要的数据,我觉得应该不是客套...........好吧虽然我的笔记和报告的确还差那么一点”

“哦快到时间了,过会再聊!”彼得飞快的收起了手机,朝着办公室的地方跑,匆匆忙忙的忘了门需要解锁就想推,碰的一下磕了头

“嗷.....”她揉了揉额角,没肿,走廊也正巧没有人。

“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她低声自言自语,走到桌子前把下午的预约打开“今天还是很美好的”

“嘿,kid,下午好。”

“下午好斯塔克先生!”

 

下午的预约比较少,处理完第二个病人的时候,护士姐姐抱着一大叠文件走进来。

“斯塔克先生,这些需要复核签字。”

“好的,”托尼没有抬头,“kid,帮我拿几份表格过来。”

彼得答应了一声站起来,刚转过身,护士姐姐神色突然变得有点古怪,她小步蹭了过来,用自己身体挡住彼得,凑到耳边悄声说“你的隔离衣都湿了。”

“嗯?”彼得一时有些发懵,脑子里转过一遍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她倒抽了口气。

 

“抱歉,斯塔克先生,我。。我想要去一下洗手间?”她结结巴巴的说道,贴着墙一步一步往门口挪,满脸通红。

“在走廊尽头。”托尼抬头奇怪的看着突然局促的彼得“你还好吗?”

“没,没什么!我很快就回来!”

她飞快的窜了出去,以一种很怪异的姿势。

 

 

“我的天啊。。。”彼得坐在马桶上绝望的发现自己猝不及防到来生理期,早上的牛仔裤已经湿了一片,深蓝色布料倒也看不大出来,但是在白色的隔离衣上红的扎眼,忽略位置的话,是个人都会以为他刚刚从某个惊险的手术中下来。

她沮丧地看着脏兮兮的内裤,尝试着擦了擦,无济于事。

好在斯塔克医疗的卫生间都配备着卫生用品,彼得简单清理了一下身体,面对着眼前的狼藉手足无措。

她完全没有其他衣服可换,身为实习生也不可以在工作期间脱掉制服。

到佩玻小姐那里解释一下换新的衣服?

饶了她吧。。。。

最后,她还是低着头红着脸,挪回了托尼的办公室。祈祷着不要被发现什么异样。

门开了,托尼坐在椅子上转过身子“你还好吗?”

“我。。。。”彼得局促的盯着自己脚下的木地板,巴不得缩进去。

然后她看见男人放下了二郎腿,锃亮的皮鞋朝他走过来。

完了完了,她更沮丧了,斯塔克先生一定发现了。

你搞砸了,你搞砸了彼得 帕克,有一个声音在耳边疯狂叫嚣着,去他的纽约大学医学院证书,去他的不错的研究报告,你只是连自己生理问题都处理不好的巨婴而已。

她咬住了嘴唇,胃里莫名的开始翻搅,难过的气泡密密麻麻的升到喉咙了。

托尼微微皱了皱眉,他拍拍小女孩的肩膀,“把制服脱了。”

“什么?”彼得猛地抬起头来

“脱了你的制服。”托尼语气简洁又肯定。

年轻的头颅又很快低垂下去“是的。。先生。”

果然要取消了,她的实习,她这段日子以来视之珍宝的东西,像海市蜃楼一样消失了,那颗一直雀跃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委屈窘迫等等负面情绪翻涌而来,彼得觉得自己简直要被搅成沮丧的尘埃了。

“很抱歉,先生,今天我学到了很多。。。。。。。。很荣幸有这样的机会。。。。。”彼得眼睛里蒙着一层水气,

她克制着声音,真要哭出来就更丢脸了。

托尼有点摸不着头脑,孩子似乎是误会了他的意思,他解下自己的扣子,把自己的制服披到彼得身上。

“脱下你的那件,它需要清洗,穿我的。”托尼补充道。

彼得愣在了原地

“需要我把空调温度调低一点吗,你看起来很热。”托尼看着通红的耳尖打趣道。

“哦不,不用了!谢谢你!先生,我。。”彼得语无伦次着,大了不止一个尺码的制服像个茧一样包着她,麻麻酥酥的触感,隐隐带着体温和一股清爽的古龙水味道。

铺天盖地的难过消失了,她抬头看着把衣服给了自己的男人,此刻托尼穿着一件浅色的西装衬衫,正单手松着领带。

“星期五,检查下午的预约。”

“已经全部处理完,先生。”

“那么,彼得小姐,”托尼拿起一边的西装外套,“如果你不介意,现在可以提前下班,我送你回去。”

午后的阳光斜斜照进来,托尼眨眨自己深色的眼睛。

“顺路,我们可以去尝尝皇后区最好吃的三明治,或者,你也会喜欢甜甜圈?”

这日子没法过了
我室友没和我商量买了只猫回来
在知道我有过敏性鼻炎,不怎么喜欢小动物的前提下
呵 呵 哒
就给我来一句它不会掉毛
街边买的,疫苗根本没打,更别提可能带些什么病
我有过哮喘病史,休克过,住院过,吸过激素
鼻炎现在还很严重,一直吃药
就给我带了只猫回来
呵呵
说什么觉得和它有缘
你不觉得这个行为很有病吗?!

[无脑傻白甜]铁虫蜜月期小段子

01

关于酒店床单每天更换的必要性

短小 甜(大概) 且无脑
ooc突破天际

 

他们把下榻的宾馆选在了市中心,摩天大楼,全玻璃幕墙,阳光下像一块闪闪发光的巨大深色水晶。
“欢迎您,先生,这是房卡。”
“OK,我的房间需要每天更换床单。”
“先生,我们入驻了环保协会,为了减少洗涤剂对环境的危害,如无特殊情况,我们会每隔三天为您更换床上的布草。"
小胡子先生不耐烦的推了推深色的镜片:“不要给我扯这些,我每年给环保捐的钱足够买下你们这栋楼,直说吧,每天更换要多加多少钱?”
“好吧,先生,20美元,冒昧的问一句,您有洁癖吗?我们可以提供针对性的服务。”
“你们公司连不要打听隐私都没有写进规章里面吗?”
“十分抱歉,先生。”

晚上

“你没必要对服务生那么强势的,Mr.stark."
“当然,我只会对你强势一点。”年长者把后半句吹进刚刚成年的小男孩耳朵里,满意的看见白皙的皮肤飞快的涨红。
“很快他们就会知道每天更换床单的必要性了,你说是不是,Kid?”


第二天清洁人士对着房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他拨通了后勤部的电话
“对,就是这个房间,拿一份新的床上布草,还有,再加一份biyuntao和runhuaji.......对,对,没错,还是这个房间。”
他有点无奈地甩甩带着手套的手
“我知道才过了一天!”